苗浩:中国铁人,独自上场
付能量 / 2022-05-08 体育产业生态圈

图片

图片

北京时间5月7日中午,在抖音直播间里,中国铁三标志性人物党琦身穿比赛服,为铁三粉丝们解说着苗浩的比赛情况。由于没有视频直播,王屹等人专程从德国前往西班牙马洛卡,通过手机发回了零散的视频:「浩哥加油,我把国旗拿出来,希望他能够看到。」


晚上10点的粉丝群中,近千位铁三爱好者在手机前等待着最终成绩的确认,「破9也太稳了!」「有没有破亚洲纪录?」「再等一等官方成绩。」最终,苗浩凭借8小时29分56秒突破了历史。这一成绩不仅突破了原计划的9小时大关,更是超预期创造了新的亚洲纪录。


苗浩,作为奔赴西班牙参加IRONMAN马洛卡比赛的唯一中国人,这位孤勇者正在书写一部属于铁三领域的《独自上场》。在出征前,苗浩接受了ECO氪体的专访。


文 / 付能量
编辑 / 尹航


01

「中国铁人」,独闯西班牙


「我之前是军人,用的是因公护照,现在,我也换成了小红本。」


在成为职业铁三运动员前,苗浩从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,不论是衣食住行,还是参加比赛,队伍里都有统一安排。2018年退役后,他重新申请了公民护照。但因疫情的缘故,这本护照长期空白,直到这次远征西班牙,才算是发挥了它的作用。


就像李娜之于网球,邹市明之于拳击,苗浩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中国第一位铁人三项职业运动员。如果说在队里,运动员只需要跟随队伍训练即可。那在成为职业运动员后,他需要对自己负责。自己寻求生计,找教练,联系康复师,独自安排训练计划。


图片


当苗浩选择放弃公务员,走上职业化道路的那一刻,就意味着他解开了身下的防护网,探寻一条中国铁三运动员从未走过的道路。作为奔赴西班牙参加IRONMAN马洛卡比赛的唯一中国人,这位孤勇者正在书写一部属于铁三领域的《独自上场》。


因为长期在体制内,所以苗浩在国内的知名度可能不及党琦、李鹏程(巴斯)、胡春煦等人。但实际上,苗浩曾在IRONMAN70.3 柳州站的大雨中,以3:58:45的成绩成为中国内地首位,也是唯一一位在此项目上突破4小时大关的运动员。2020年阳朔,他更是以3:54:13的成绩创造半程大铁亚洲纪录。


由于没有直达的航班,苗浩选择从北京出发,前往德国法兰克福再转机到目的地,参加5月7日西班牙马洛卡举行的IRONMAN分站赛。这是他首次挑战超长距离226公里的「大铁」比赛,并向9小时的完赛成绩发起冲击。


图片


登机前,苗浩把SCOTT PLASMA 6铁三车大卸八块塞进托运行李箱,和前来送别的朋友们挥手告别,自己则佩戴着防疫口罩,拉着带有中国国旗的黑色背包,踏上飞往西班牙的旅途。一路上,他用手机记录着自己的行程,安检、登机、转机、休息、训练,并向家人、朋友们报平安。


图片

作为唯一的中国运动员,苗浩出征西班牙


北京时间5月1日下午,经历了18个小时的奔波后,苗浩终于抵达西班牙。通过7个小时的睡眠调整时差,他便投入到日常训练,进行恢复性的跑步、游泳和骑行。在国内同胞欢度五一之时,他在8700公里外的西班牙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劳动节。


西班牙属地中海气候,而5月更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刻,所有人可以享受阳光、沙滩,和大海。这也是IRONMAN赛事主办方选择这里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但和大多数运动员一样,对于苗浩来说,比起欣赏风景,积极备战才是首要任务。


图片

西班牙马洛卡的户外街景


由于马洛卡赛道不属于快速赛道,尤其是在180公里的自行车路线中,近2000米的爬升在大铁中并不常见。并且,在最开始的40公里需要翻越高山,十几公里累计超600米的爬升消耗,对运动员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。


「马上就该爬山了,这里的骑行环境相当棒。」在白云的映衬下,天空显得更加湛蓝,自行车的声音和耳边的风声融逐渐为一体,成为了运动员最好的肾上腺素。


图片

在马洛卡备战的他国运动员


在海边的骑行公路,苗浩还时不时遇到他国运动员,不久之后,他们将面临同场竞技。



02

「什么是铁人三项?好酷!」


为了参加西班牙马洛卡的分站赛,苗浩准备了3年。而作为铁人三项的运动员,他已经和这项运动15年为伴。回顾他的运动生涯,在「入坑」铁三之前,他曾经是河北省游泳队的成员。至于苗浩如何成为一名运动员,故事还要从他的小学说起。


「去学校报到的时候,老师就觉得我身高条件不错,就问我妈,要不要让我学习游泳。正好那个时候,学校开设了游泳班。」考虑到苗浩小的时候容易生病,妈妈在征求了他同意后,便给他报了名,当成一种兴趣来培养。


「说白了就是玩,在这个过程中还能交朋友,我觉得还挺好的。」


步入初一,苗浩近1米8的身高让体校教练在众多孩子中一眼就看到了他。此后,苗浩的从业余的玩,逐渐转为系统性训练。自己的主阵地,也从学校变成了业余体校。


图片


刚到体校,新鲜的环境让他对身边的事物充满好奇,但时间久了,单一封闭的环境会让进入青春期的男孩产生叛逆心理,甚至会对教练产生抵触。但当看到自己比赛的成绩不断提升后,苗浩也能够体会到教练的良苦用心。


彼时,作为小队员,早上起来陆地晨练1小时,上下午水里各2个小时,训练量的提升也让他的食量大幅度增长,「拼饭」成为了那时为数不多能够放纵自我的「娱乐活动」。


「回想起体校的日子,还是挺搞笑的,晚饭我们会比谁吃的多。饭菜的话,反正还是比较合胃口。主要是一旦累了,吃什么都觉得香。」


和很多小孩一样,那时候的他也喜欢「报喜不报忧」。如果遇到了瓶颈,苗浩会怕家人担忧,不会在家里提起,而是会去向启蒙教练寻求帮助。对于运动员来说,启蒙教练都是影响一生的,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。


在完成达级的目标后,他正式成为国家一级游泳运动员,获得了上大学的资格。但与此同时,他也看到了自己在游泳上的天花板。正巧,八一队的师哥、师姐和苗浩说,去八一队练铁人三项可以穿军装,这让他很是向往。


师哥和师姐也和他描述了这项运动,苗浩也进行了心理建设:「好的地方在于,进入八一队后可以穿军装,成为一名光荣的军人。但不好的方面就是,这项运动太'变态'了,你能不能吃的了这份苦,受得了这份罪。」


图片


「我之前在电视里,偶然看到铁三《逃离恶魔岛》的比赛,当时觉得这个项目太酷了!尤其是自行车,我每次从体校回家,都会骑车和公交赛跑。」当八一队教练来省队选人,他没有任何犹豫。「家里人也说,毕竟你还年轻。」


相比于单纯的游泳,铁人三项增加了他不熟悉的骑行和跑步。由于游泳运动员的膝关节软,而跑步对关节力量的要求却比较高,这也让苗浩吃尽了苦头,几年的时间里,他的下肢几乎伤了一遍。


2008年,苗浩有幸前往北京奥运会铁人三项的现场观赛。他的偶像新西兰选手贝文·多彻蒂(Bevan Docherty)取得了铜牌。「看完比赛后,也是希望自己能在赛场上取得成绩。训练的时候,你会想到自己偶像,把他当成自己。」一个月后,他在河南赢得了自己个人的首个全国冠军。


比赛结束后,苗浩把自己的好消息告诉了妈妈。但在电话里,妈妈却异常平静,告诉他要继续努力,说了一些鼓励的话。其实苗浩心里清楚,妈妈不想让他骄傲,继续踏踏实实训练,争取走上更高的赛场。


一名优秀运动员的成长,往往不会一帆风顺。2010年备战亚运会,高原的训练让他反复感冒,加之恢复不当、抵抗力下降,而当时又处在上强度的阶段,累积的疲劳终于爆发。「有几场比赛,刚一开始人就垮掉了,被抬到急诊去吸氧,打吊瓶。」


5月,苗浩回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,经过诊断患上了运动型哮喘。医生不建议他继续选择铁三,这更是让他跌落谷底,也因为治疗哮喘导致服用激素过多,体重一度飙升到了200斤。


面对镜子前身材走样的自己,要不要选择重新恢复?运动生涯还能不能继续?这些问题都摆在了苗浩的眼前,需要他作出决定。


为此,苗浩查阅了很多资料。当了解到北京奥运会铁人三项女子的冠军,以及一些仍然征战铁三赛场的运动员也患有类似疾病,却能够取得优异的成绩。这让他意识到,只要是具备科学的训练方法,是可以压制病症的。


图片


「大病之后也是比较惜命了,之前身体不适还会坚持训练。现在,我不能再去冒险,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开玩笑了。」3个月的冬训,苗浩减掉了近50斤的体重,循序渐进的训练也让他的身体逐渐恢复。



03

运动生涯的转折点


1974年2月17日,一群体育爱好者聚集在夏威夷的酒吧里,争论渡海游泳、环岛自行车和马拉松,哪个项目最具有挑战性。


爱好者们各执己见,争论不休,这时美国军官科林斯提出,谁能够连续完成3.8公里游泳,180公里骑行,还有42.195公里的马拉松,谁就是真正的铁人,这便是铁人三项的起源。


40年后,万达体育集团以6.5亿美元并购世界铁人公司。党琦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激动地称:「中国铁人的春天要到了。」2016年,当IRONMAN顺利落地中国,苗浩也在国门内近距离感受了这项赛事。


图片
延伸阅读:7.3亿美元!万达体育集团正式出售世界铁人公司


「它的精神,还有赛场氛围深深地吸引了我。所以我才产生了这个想法,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就去做职业运动员,尝试一下长距离的比赛。」苗浩的选择,对中国专业运动员退役发展道路,有着开拓性、创造性的指引。


其实在此之前,由于苗浩取得过全国冠军的成绩,退役后先被安排到机关单位从事一些文职工作。但是对于有着20年运动生涯的苗浩来说,反而是一种煎熬。


赛场就是老兵的战场,从来没有撤退可言。当年,全军体育系统里只有两个人没有接受分配好的工作,一个是苗浩,另外一个是冬奥会大道速滑冠军张虹。


2019年,苗浩正式转型成为职业运动员。缺少了国家的保障,一切都要依靠自己,自己找教练、办护照、安排训练计划,甚至是饮食营养,都需要自己来控制。在队内,大家的训练计划基本一致,而离开队伍,训练方式和训练理念会产生一定的差别。


图片


「2017年厦门,我起水之后整个人状态就不对了,浑身都在抽筋。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意识到,我需要聘请专业的教练去为我定制训练计划。」那场比赛,成为了苗浩职业生涯的重要转折点。


Mark便是苗浩口中的那位教练。2018年回国前,Mark曾在加拿大度过了10年时光,跟随世界上最好的教练学习铁人三项。「要成为第一个进入9小时的中国选手,证明中国人也可以。」这是苗浩的目标,也是Mark的梦想。


「你要把自己当成机器人,只要按了开始,任何的杂念都要抛开。」由于之前的训练以强度为主,Mark为苗浩制定计划,增加了更多有氧训练。2019年年末,苗浩的训练重点,也从标铁逐渐转向了大铁。


图片

铁人三项教练 Mark


接受ECO氪体的采访时,Mark教练能够快速地说出苗浩每一场比赛的状况,甚至比苗浩还了解苗浩。他把自己比作拼拼图的人,只有知道整幅画的全貌,才能够帮助运动员把最好的自己「组装」起来。


「作为职业运动员,你的收入只来源于比赛的奖金和赞助商。疫情之后,很多比赛都被取消,对于运动员来说是很艰难的,但他仍然选择坚持。」在Mark眼中,大铁就是一场修行,而苗浩就是坚持到最后的苦行僧。


疫情的出现,增加了不确定性。赛事的延期和取消,导致苗浩长期处于训练。原本计划的比赛,到达现场后,却因突发的疫情而取消,这让他的心态处在崩溃的边缘。


「职业运动员的生存方式,就决定了你必须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。」Mark说道。最长的一次训练,苗浩把自己封闭在了家里,听着耳机里《骄傲的少年》,一练就是7个小时,训练台都被蹬出了烧焦的味道。


而最难开展的项目便是游泳,因为防疫的要求,北京的游泳馆长期属于封闭状态。河边跑步的经历,让苗浩无意中看到了在护城河里游泳的大爷、大妈。他便给教练发消息:「帮我出游泳计划吧,我找到地方了。」


「就这样,我在护城河里训练了差不多两个月。大爷也挺有意思,说小伙子真棒,还有阿姨会来和我聊技术动作,问我换气的方法。」


图片


日常训练之外,苗浩还喜欢钓鱼,后来也增加了读书的爱好。他觉得,这些爱好能够让他的心真正平静下来,虽然铁人三项全程都在极度的运动之中,但在心态方面,节奏、专注和毅力也同样重要。


「通过看书,是可以控制心态的。最近看的一本书叫《野蛮进化》,冬奥的时候有人说谷爱凌就看这本书,我也很好奇。」在这本书中曾提到,运动员的训练20%是身体和技术,80%是心智。而铁人三项,既是肉体上的锻造,更是心灵上的修行。


图片


「有了小朋友之后,我还看了一些解决带娃焦虑的书,学习怎么去和小朋友沟通。带他去游泳馆玩水的时候,他虽然喜欢水,但也比较害怕,后来我才意识到,是因为他的脚碰不到水池,所以没有安全感。」


聊到孩子时,一贯被大家认为很少有笑容的苗浩,语气却变得更加柔和,笑容挂在脸上。



04

铁人赛场的「原动力」


「2012年福州站,我也是刚刚恢复,那场比赛成绩不太好,比完赛就先溜边走了。突然扭头一看,这姑娘好漂亮。当时也没想别的,也就一面之缘。」


虽然在队里相对封闭,但是在比赛的时候,苗浩也能遇到很多业余爱好者。小美第一天去拍摄专业组的比赛,第二天拍业余组。后来,业余组的朋友邀请了苗浩聊聊天,刚好也叫上了邢小美,他们才有了第一次近距离的交流。


在现场,苗浩都没敢直接交换联系方式,而是兜了一个圈子,从微博上加了微信。事实证明,即使是在赛场上大杀四方的铁人,也会有他的软肋。两人回到北京之后,情感逐渐升温,小美也主动提出,想要报名参加北京的铁三半程赛。


图片

小美 ,以媒体身份出席铁人三项赛


「毕竟对于女孩来说,铁三要晒太阳,饮食还得忌口,更何况还有一定的危险性。结果拿了第二名,她也很惊喜。」从2015年参加铁三开始,在苗浩的支持和陪伴下,小美在美国田纳西实现了IRONMAN70.3世锦赛的完赛,「可以说她现在是我们家唯一去过世锦赛的人了。」


终于,苗浩和小美修成正果,婚礼计划在2018年进行。婚礼之前,苗浩觉得缺少正式的仪式,便选在2017年厦门站的比赛。那场比赛,虽然苗浩全场第二个起水,但他的状态并不好,甚至在跑步的时候抽筋跪地。


「赛场上相识,肯定要在赛场上求婚。抽筋的时候,我也没想别的,只知道小美还在终点等我。」于是,便有了苗浩单膝跪地,手捧鲜花向小美求婚的那一幕。


这次出国参赛,苗浩想要和家人再次相聚,需要等到6月隔离结束。离开北京前往西班牙马洛卡,苗浩的最近一条微博,记录了他手拿水瓶和儿子干杯的照片。


训练之余,他还会和家人进行视频电话。在苗浩的心里,家人和孩子,便是他能够义无反顾征战赛场的「原动力」。


图片

苗浩和儿子面包包


苗浩也把这份动力和责任带到了西班牙,印在了衣服两侧。右侧是赞助商的logo代表着事业;左侧的一组漫画,记录了他和儿子面包包的故事,代表着家庭。


图片

苗浩衣服左侧的漫画


在铁人三项的赛场,不论运动员何时抵达终点,总会有人在终点等着你。而对于苗浩来说,在8700公里外的北京,小美和面包包正在等待着他的归来。


图片


联系我们
  • 商务合作微信eco1202
  • 体育招聘合作微信ecoschh
  • 寻求报道微信tiyuchanyeco
合作/报道/咨询

微信 eco1202

info@ecospprts.cn